> 好知的 > 恐怖電影怎麼拍?

恐怖電影怎麼拍?

華裔導演溫子仁(James Wan)長年以開創《奪魂鋸》、《厲陰宅》與《陰兒房》等系列電影聞名,可謂名聞遐邇的當代恐怖電影大師,他不僅擁有拍攝恐怖片的成熟技巧,更善於開發相關電影,讓全球影迷持續關注他所創造的「恐怖電影宇宙」。
 
熱愛恐怖片的溫子仁,相當致力於推廣優質的恐怖片,並且希望透過堅持製作理念,嘗試破除恐怖片遭到汙名化的現象。本文將整理溫子仁的5個拍片重點,帶領讀者一窺他的恐怖電影創作法則。

1. 不要虛晃一招,一定要真的嚇人
「我喜歡玩弄觀眾,並且試著建構戲劇張力。」 對溫子仁而言,導演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電影《大白鯊》,是他心目中的最佳恐怖片之一,尤其那些神出鬼沒的鯊魚,無疑能讓觀眾跟著角色一起感到害怕,所以溫子仁喜歡創造角色面臨威脅的時刻,並表示:「我喜歡當角色走在長廊上時,突然有一種『剛才窗簾後面是不是有人?』的感覺。」
 
然而溫子仁認為,堆疊令人害怕的情緒時,一定要對觀眾展現真正的恐怖事物。他舉例,電影《陰兒房》之所以如此嚇人,就是因為他極力避免營造「假的」恐懼感:「在鋪陳戲劇張力時,我一定要有邪惡的東西正在伺機而動,而不是後來妻子不小心撞到丈夫,或者一隻貓突然跳出來之類的。」

2. 誘發恐懼情緒,好的角色是關鍵
「如果你能創造出令人喜愛、並且引發共鳴的角色, 那些恐怖情節就會變得更加恐怖。」 溫子仁認為自己電影裡的「恐懼」主要有三種:對未知的恐懼、對失去生命的恐懼、對失去摯愛的恐懼。他表示,這些恐懼雖然相對容易深植人心,但也一定要有好的故事跟角色,才能讓觀眾投入其中,並說明:「在觀眾看到恐怖事物之前,你得先耗費時間講述角色們的故事。」
 
像是拍攝《厲陰宅》系列電影時,為了講述多起驅魔案件故事,溫子仁設計以「華倫夫婦」為主要角色,先讓觀眾認識他們,再透過兩人前往協助其他家庭,揭露故事裡的驚駭事物。因此,溫子仁也非常注重演員,並且認為觀眾能否跟角色產生連結,有很大程度攸關於表演優劣。 

3. 堅持實景拍攝,貼近真實鬼故事
「我想在有生活感的地點拍攝,捕捉故事的真實性。」 溫子仁相當反對以綠幕拍攝恐怖片,他偏好在佈置好的場景裡指導演員,並認為這種工作方式,有助於演員理解導演想像中的畫面,進而奠定整部電影的基調與情緒,尤其是拍攝改編真實事件的鬧鬼家屋故事時,他會盡可能地提升美術佈景的品質,幫助演員融入真實情境與虛構情節之中。
 
例如拍攝《厲陰宅2》時,溫子仁考量到故事發生在英國倫敦,決定參考真實歷史照片,還原1970年代末的工人階級公寓裝潢,並以道具、色調及燈光等,營造當地陰雨綿綿的陰鬱狀態,他強調:「試著捕捉倫敦家庭的精神與細節,對我來說非常重要,因為這有助於奠定影像氛圍,讓電影裡的世界顯得真實。」
 
 
4. 實體鬼怪特效,打造恐怖視覺感
「我喜歡實體特效,我總是盡量用攝影機拍攝大部分的畫面。」 受到七、八零年代恐怖電影的薰陶,溫子仁一向堅持使用實體特效,他解釋:「電腦動畫可以增強效果,但電腦動畫做的鬼怪並不可怕。」並認為即便是低預算恐怖片,也應該善加利用真實道具或真人演員,呈現那些令觀眾感到害怕的畫面。
 
有趣的是,許多觀眾都以為《厲陰宅2》的「歪頭男」(The Crooked Man)是電腦動畫,但溫子仁不僅強調那是演員Javier Botet的實際演出,更證實「歪頭男」的修長身材及詭異動作,都是真實拍攝而成:「他的動作舉止就像是定格動畫裡的人物一樣,我不騙你。」

5. 善用駭人配樂,引起觀眾的焦慮
「如果影像會讓你不舒服,配樂就應該讓你更不舒服。」 溫子仁相當重視配樂,他喜歡在非常安靜的時刻,突然加入尖銳刺耳的音樂,加強觀眾觀影時的緊張與焦慮,而且相較於現代恐怖片常用的電子配樂,他更喜歡古典配樂,並表示配樂若能與聲音設計達到平衡,勢必能塑造出駭人的觀影體驗。
 
其中,曾在《陰兒房》嘗試使用無調音樂,以大量管弦樂製造無旋律配樂,希望藉此帶給觀眾更多恐懼不安之感,並補充:「我認為配樂才是讓觀眾緊貼在椅背上或朋友身邊的主因。」「我不知道我是否會成功,但我的願望就是讓人們更加尊重恐怖片。」
 
如今,溫子仁已經開始轉移創作重心,除了嘗試執導《玩命關頭7》、《水行俠》等商業動作片,也持續扶植新銳恐怖片導演,藉此發展他所創造的恐怖電影宇宙,期盼自己能彈性地創作不同類型的電影,並表示:「我意識到我的職涯不應該是短跑衝刺,而應該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馬拉松。」
 

參考資料:圖/網路‧文/dcfilmschool
如有不適當或對文章出處有疑慮,請來信與我們告知,我們將會在最短時間進行撤除

你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
嬰兒保護艙是遺棄還是祝福
不知為何而學數學嗎?
不老傳說不再只是傳說?
老鼠比你我想的更偉大
工作卡關,快被焦慮擊垮?
端午節傳說故事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按個讚吧!